“戊日不得诵经”是讹传 遵依经教信受奉行

首页 > “戊日不得诵经”是讹传 遵依经教信受奉行

文/李同闲

《道教仪范·戊日》里的戊日禁忌之说

“戊不朝真”之说,由来已久。首次看到戊日禁忌,是在学习闵智亭老道长所著《道教仪范·戊日》一节。其文如下:

7a30c7c633474e57ab19c4ce663c12e7_th.jpg

戊日禁忌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据《九天神霄戊日禁忌》云:“昔汉武帝好道求仙,于元丰元年七月望日,感西王母降临。帝问曰:世间虫蝗水旱之灾,缘何而至。王母曰:此皆下民无知,四季之内,六戊之日,犁除田地,冒犯阴阳之禁忌,致使水泽不降,百谷不收,民遭饥馑。帝曰:戊禁最重,如何禳解,可免此灾。王母曰:戊禁最重,无法攘解,不惟虫蝗水旱之灾,然四时所犯,各有灾殃,当禁之。戊日不可浇灌肥粪,触秽地灵。春犯六戊,则令人促寿绝嗣,动土,犯帝星。夏犯六戊,则令人眼目失明,飞灾横祸相侵,动土,则犯主府星辰。秋犯六戊,则令人遭瘟疫时病,动土,则犯五岳四渎。冬犯六戊,则令人官非口舌,耗散财物,动土,则犯后稷皇社。世人能畏天地,不犯六成禁忌,即得时和岁检,衣食自然。言毕,王母须臾上升而去。以上出自《女青天津》。”

法官、僧、道等人,凡六戊日烧香诵经,建斋设醮,关申天曹者,丧体灭身。知而故犯,殃及九祖,万劫不原,并无宽宥之门。若人非接法箓者,罪又减三等。惟道家戊日烧香,玄律最重,倘犯六戊禁忌者,并无解释之几可不慎之。

数年以来,末学一直秉承闵爷之训诫,死守戊禁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每逢戊日,便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不烧香,不动法器,不诵经,甚至连经书都不敢打开翻一下。相信不少同道也与我一样,一听戊日来临,噤若寒蝉,甚至连一句天尊宝号也不敢称念。时间久了,不免疑惑,今天后学便与诸位道友一同来将戊日根由,一探究竟。

探究戊禁之说渊源

戊禁之说,最早是禁止动土耕种。如《九天神霄戊日禁忌》所载西王母之言。《彭祖百忌》亦曰:“戊不受田,田主不祥。”后来演化为戊辰、戊戌二日禁止受箓的法官和道士上章拜表。《道门定制卷之一·释太清衔上真并戊戌戊辰》载:“按《玄都律》、《赤松子章历》,并《戒律钞》、《登真隐诀》诸处所载云:戊戌戊辰,其日太上丈人诣太上老君对校天下男女,应生者注玉历。应死者注死籍。天师还天曹,校拣留簿录,分别善恶。此日闭天门,塞地户,外事一断,不得关启。若遇吉日,得上言功章。盖大庆之日,为吏兵神将,普迁功赏。不得别奏余章,违者考病百日。又云:其日或遇三元、三会、八节、本命,亦於上章不忌,谓此日正许人忏谢。”因此二日太上老君与太上丈人校对天下男女罪福,应生者注玉历,应死者注死籍,为罪过者度著右契。天师回到天曹协助工作,此日关闭天门、严塞地户,外事一律不得接受。

同书《玄都律所载章忌》:亦云:“戊辰、戊戌日,不可上章。戌为天门、辰为地户。戌将狗,辰将龙,遇戊中宫土神。其日太上诸君丈人对校天下男女生死善恶,龙游五岳,狗行河梁,中黄大神备守天门。犯者,大神摄人魂魄。若戊辰、戊戌:卒有灾杀欲祈告者,但正心端坐,思过悔责,上天悬知,当为宽停,侯吉日,上章表,无不如愿。”

《玄都律文》云“戊辰,戊戌日不得颂”(同闲按:颂,非是诵读之颂,乃言章词之意,不得颂,即不得拜进章表也)。又云“入治上章避戊辰,戊戌”。《洞玄灵宝道学科仪》说“祭酒上章正避戊辰,戊戌”。《云笈七签》中也有关于朝真避戊的记载:“若其日遇值戊辰、戊戌、戊寅即不须朝真,道家忌此日辰。” 网络上关于戊日的资料不多,其引用最多的是《九天神霄戊日禁忌》和《女青天律》。考此二部道书,其第一部《九天神霄戊日禁忌》,《正统道藏》、《续道藏》、《藏外道书》均不载。唯二仙庵刊本之《太上三官宝经》之末,附有此篇,亦不知其本出于何书。查之清代程鹏程所作《急救广生集》之末,亦附有此篇,题名《九天神霄玉诀戊日禁忌》,较之二仙庵本,唯多“玉诀”二字,内容大同小异。盖此篇乃藏外亡佚之道书,观其行文,似《汉武帝内传》,疑乃《内传》之缺文。

其第二部《女青天律》,即《道法会元·卷二百五十一、二百五十二》所收之《太上女青天律》,又名《太上混洞赤文女青诏书天律》。但其中与闵爷《道教仪范》中所载的并不相同,其书“法官”条云:“诸法官及道士俗人,六戊日而烧香,进章上表,关申天曹者,灭身。知而故犯者,殃及九祖,风刀万劫不原。佩籙者加三等。”明代朱权《天皇至道太清玉册·赤文天律章》中引《女青天律》亦云:“法官及道士俗人,六戊日而烧香,进章上表,关申天曹者,灭身。知而故犯者,殃及九祖,风刀万劫不原,非佩筹者减三等。”

除以上二书之外,尚有《清规玄妙全真参访内集·清规榜》中论及戊禁。其书云:“凡戊禁,惟除春戊寅、秋戊申,两戊不忌,余戊皆禁。其所禁之日,凡法官道俗,有开静烧香,上章进表,阐申天曹者,灭身。知而故犯者,殃及九祖。风刀万劫不原,非佩籙者减三等。赤文天律章,青女天律同。”《清规榜》中之戊禁,独不禁春季之戊寅日、秋季之戊申日。盖天赦日,为春戊寅,夏甲午, 秋戊申,冬甲子。《天宝历》曰:“天赦者,赦过宥罪之辰也。天之生育,甲与戊。地之成立,子午寅申,故以甲戊配成天赦。”天赦日乃是玉皇上帝赦宥众生罪愆之大吉良辰之日。《通书》论天赦日云:“天赦日宜祭祀、祈福、求嗣、斋醮、结婚、嫁娶、修墓、造葬,吉。”民谚云:“春逢戊寅夏甲午,秋值戊申天赦露。冬月甲子最为良,百事达之多吉助”。

7a30c7c633474e57ab19c4ce663c12e7_th.jpg

戊禁诵经之说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以上三部道书,与《仪范》相校,闵爷引书中文句,自行添加了“僧”及“诵经”等字。又有不知何书所引《抱朴子》言曰:“六戊者是戊子、戊戌、戊午、戊申、戊寅戊辰是也。此六日乃天地造化之期,独道(同闲按:有本作“儒”,不知戊禁与儒家有何关系?)家之忌辰。天地逢戊则迁,出军逢戊则伤,蛇逢戊不进,燕逢戊不衔泥,凡戊日不可作吉庆事,名曰鬼哭日。(同闲按:鬼哭日,乃是暗戊,非言六戊日。)”考之《抱朴子》惟内篇卷五《至理》:“适偶有所偏解,犹鹤知夜半,燕知戊己,而未必达於他事也。”白鹤在半夜的时候能感知水位,燕子在戊己日不衔泥垒窝,这些都是大自然给它们的一种感知,但它们未必能够通晓其他的事理。又同书卷十七《登涉》云:“古言曰:吉日惟戊,有自来矣。”除此二卷言及戊日事之外,《抱朴子》内外二篇,均无戊禁之文,显系后人杜撰。

何为“暗戊”?

闵爷《道教仪范》又载,除六戊日:戊子、戊寅、戊辰、戊午、戊申、戊戌六日“明戊”外。念皇经和拜静斗的老修行,亦且忌“暗戊”。“暗戊”口诀为:“正羊(未日)二犬(戌日)三在辰,四月期间不犯寅,五午六子七鸡(酉日)位,八月周流又到申,九蛇(已日)十猪(亥日)十一兔(卯日),十二牛头(丑日)重干斤”。

所谓“暗戊”即《玉匣记》中“神号鬼哭日”之“鬼哭”日:正月未日,二月戌日,三月辰日,四月寅日,五月午日,六月子日,七月酉日,八月申日,九月巳日,十月亥日,十一月丑日,十二月卯日。与道门所传之“暗戊”日,“十一月卯日,十二月丑日”,正相颠倒,孰对孰错,不得而知。 《玉匣记》云:“神号鬼哭世间稀,十个医人九不知;纵然神仙休下药,连忙打墓又嫌迟。”鬼哭日为旧俗中每月看病、针灸、服药之凶日。可见“神号鬼哭日”本是医生为病人下药治病的禁忌,而这样的禁忌怎么跟“暗戊”挂上等号,又跟诵皇经和拜静斗有什么关系?何况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经》和《太上五斗真经》中也没有“鬼哭神号日”、“暗戊”不能诵经礼斗的说法。

戊日到底禁什么?

《天坛玉格》云:“戊日不得烧香行判开印。”但随后又说:“雷法多用戊日。”《正义》云:“雷法多用戊日,而禹步雷光印又以戊日刻之。”又如《上清雷霆火车五雷大法·祭五雷法》中,引火师汪真君之言曰:“凡祭五雷,须选六戊日,龙会之日。”又如《上清玉枢五雷真文·请兵》云:“依法召之,择六戊日祭之。”并在天师指迷歌中指出:“法印却在戊日雕,天雷尤禁不教烧香,盖此法家之所宜详考,高职之士,固不待疏。”《汉武帝内传》中,亦载西王母授与武帝《太阳六戊招神天光策精之书》。此外,《道典论》及《云笈七签》又载有“服六戊气法”。

综上所述,戊禁有以下四点:

1、戊日不得动土。因戊日属土,为土神会日,动土不祥。太岁乃土家神煞之首,故民间有“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”之谚,观之《九天神霄玉诀戊日禁忌》可知。

2、戊日不得斋醮。戊日天门地户闭合,阳气不降,阴气不升,诸神不下。故不得修斋建醮。观之《道门定制》可知。

3、戊日不得上章。戊日天门不开,妄奏章表,中黄大神摄人魂魄,减人寿命。观之《女青天律》可知。

4、戊日不得烧香、动法器。香乃通真达灵之法信,法器乃诸天圣真之耳目。故醮坛中焚香击钟磬法器以召诸神明。戊日上界诸神考校世间男女善恶罪福,下界土神安息。故神坛前不宜焚香、击法器,惊扰神明。若在他处焚香、奏乐,非请神之用者,自不犯戊禁。同参《女青天律》可知。

7a30c7c633474e57ab19c4ce663c12e7_th.jpg

戊日不得上香(资料图 图源网络)

除此之外,道门中流传所谓“戊日不得诵经”及“暗戊”之说,仅见于《道教仪范》,道藏诸经,皆无此说,此说当系闵爷及一些老修行的讹传。《早晚功课经序》云:“功课者,课功也,课自己之功,修自身之道也。”又云:“道者住丛林,焚香火,三千日里勤功,十二时中无怠。”观祖师之意,功课乃是日日之功课,断无缺失之理。故戊日不得诵经之说,其理断无是处。况我天尊祖师大慈大悲,寻声救苦,若逢戊日众生有难,岂有不救之理乎?故我同道,当体天尊之大愿,修自己之道德。遵依经教,信受奉行。万不可盲从无端之说,而犯因噎废食之过也。


返回遇真道观首页>
  • 微信好友
  • QQ好友
  • QQ空间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  • 人人网